“女权”而非“女拳 ”

时间:2022-03-07 星期一浏览次数:


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我是来自初二9班的王若妤。在今天的演讲之前,我想先请各位思考一个有关英语的人称用法问题。假设德·波伏娃和萨特结婚了,她就成为了萨特太太。在英文里面我们会说Mrs.  Sartre作为萨特太太的正式的说法。但从来没有倒过来说某某人是某某人的丈夫,因为没有这种固定的表达方式。


       在此提到的西蒙娜·德·波伏娃,是我今天要讲的主要人物,而她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存在主义”的代表人物。在女权主义越来越风靡,甚至暴力形式女权多过于平等形式女权的今天,我更想向你介绍她与她有关的女权主义。

       她最有名的作品是《第二性》。这也是人类的哲学史上第一部站在女权主义的角度,对女性的立场进行全面阐述的哲学著作。

       存在主义哲学的集大成者萨特的一句重要的哲学名言“存在先于本质”。也就是说意识活动的自由性,要优先于他人对于你的意识的盖棺定论。本质本身不是被给定的。如果站在女性主义的立场上改写萨特这句话,那就是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得出的结论:女性不是生来就是成为所谓的女性的,而是变成为女性的。

       萨特哲学的核心思想就是认为,他人对于自我构成了某种压迫。也就是说在他人的视角中,你会被符号化、被标签化。而德·波伏娃就特别强调女性是很容易被标签化的。前文中提到的有关英语的人称用法问题即是有关女性被标签化与被符号化的一种社会反映。

       在这个平等问题越来越被重视的时代里,我希望在场的你,无论男女,无论年龄,都能或多或少的思索一下关于女权的问题。生为男孩,你或许更会觉得女权并不关己。而生为女孩,你或许会觉得三八妇女节并不是我们的节日。但是我需要提醒的是,从司法的定义而言,十四周岁的女性即被称为妇女。

       但是争求女权是要打压男性吗? 并不是。

       查过“女权”这个词出处的人都知道,女权其实就是平权。为什么女权没叫平权,跟black lives matter没有叫all lives matter逻辑一致。妇女节的出现正是源于20世纪初北美和欧洲的工人运动,最早是在纽约正式确认,发起者为广大社会女工青年,她们致力于反对男女不对等薪资、反对超长工时、并且要求给予女性投票权、选举权。而现在女性还有没有受到系统性的歧视?我们的社会有没有做到平等?显然有很多观察和数据都告诉我们,在世界范围之内,还没有。我们现在强调的大多是女性需要关注,需要支持。然而与现状比起来,并不是要女尊男卑,而是要补齐,达到两性平等。

       郎才女貌这样的词语应该被摒弃,我们不再认为男主外女主内,我们不再拦着女生学理科、上体校,我们不再格外反感女性的强势和攻击性。像德国那样,小孩觉得最高领导人是个女性挺正常,甚至德国家长们要时时刻刻提醒德国男孩,“男性也能当总理”。

       在当今社会下,我们所需要追求的平权并不是社会地位的平等,而是要打破性别的刻板影响。我们需要移除所有的关于性别的不平等的根源,设想一下:如果女孩子从小没有被教育以白瘦为美、以没有肌肉线条为美,如果男孩子没有被教育应该多运动、就应该有肌肉,如果所有人不论性别而是按照个人的喜好和特征去发展的,又还会有多少人认为当今是性别不平等的。如果我们去除了后天培养的差别,只剩下先天的差别,性别是否还足够以构成需要女士优先的公平?是否还会让部分以女士优先为借口为所欲为的人有可乘之机。 由于没有实验支撑,所以我不替科学下结论,我们只做思想实验。

       代入英特的环境之中,其实是我们所追求的平权社会较为理想的一个样板,在英特校园,不存在以性别刻板印象而否定一个人的能力,不用标签化的眼光审视他人。所提供的平台从不以性别为划分,橄榄球队中有女生参与,健美操队依然欢迎男生的加入。英特与其教育理念带给我们优越的平台,与良好的社会思想环境。如果全社会有关性别的思想都与英特大同小异,或许平权问题也不再会引起这般争议。 
 

       希望今天的演讲能带给各位更多关于女性与平权在社会中情况的思考,也呼吁在场各位不以性别而互相标签化,否定自我能力。

       在此特别感谢高一4班陆斯妍学姐对本文给予的帮助,感谢各位的聆听,同时预祝各位妇女节快乐。

供稿 初二9班 王若妤